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最新_章节上ucG

    日了DOG了,这么轻轻一拉头就断了?女孩的头掉落后往我脚下滚,我吓得往后退了几步,但是等那头停了下来,虚惊一场,只是个娃娃而已。刚才大人那样抱在怀里,娃娃的脸埋在她的肩膀下面,我还以为是真人呢。

    正当我为只是一个娃娃而放宽心时,那女人却突然发疯似的对我吼了起来,不由分说的冲向我,在我身上又打又抓的,我别着头由她发泄。女人发泄完后将那娃娃头捡起来,嵌进娃娃的身体里面去。

    我走上前用英文问她发夹多少钱,我可以出双倍的钱。为表诚意,我还把钱包拿了出来,结果女人瞟了一眼我的钱包后,抢了过去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我立即追了过去,女人从商场后门跑了出去。在小巷里追时,我看见那个娃娃居然抬起了头,看着我咧嘴笑了一下,还慢慢的把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鬼了,女人跑到大街上时开始大喊起来,我听不懂,但是很快附近两个巡逻的警察马上跑过来把我制住。我大声喊道:“搞错了,她抢我东西!”

    然后又用英文说了一遍,其中一个警察用蹩脚的英文回道:“她说你要抢她东西,你说她抢了你东西,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FUCK!”我咒骂一句,然后对警察解释我的钱包被那疯女人抢了,护照也在里面,只要抓到那个女的,就能够证明我清白了。

    警察看向女人跑掉的方向,已经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走了,你有什么身份证明吗?”警察问到。

    “你傻的啊?我护照身份证都在钱包里被抢走了,怎么证明身份?你们不赶紧去抓贼还来刁难我?”我瞪大眼睛问到。

    可是那警察却很严厉的说道:“如果你没有身份证明,那我只能算你非法入境,把你送到海关那里处理。”

    这时我忍不住说脏话了,不过是用中文的:“我是睡了你姐还是你妈了?”

    我一说中午,旁边就有个小伙子走了过来,用熟练的的日文和那两个警察交涉,那个警察的脸色明显有些难看。然后那个青年对我说道:“你放心,我也是中国人,我叫万黎,来这里留学的。这一块的执政党很右,对中国人非常不友好。我已经跟他说过了,就算现在没有身份证明也不用立即送到海关处,如果他们不按照程序来办事,我一定会投诉他的。”

    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,我都快感动的哭了。

    万黎怕我人生地不熟被欺负,全程陪着我,到派出所查入境资料,然后还把刘教授喊来了。本来这样我已经可以走了,但是那些警察还要我们签证上的学术交流的学校派人来,无奈刘教授只好再麻烦那学校的人,弄了一下午才弄妥。派出所给了出了个临时身份证明文件,同时给我钱包被抢的事立了案。

    出了派出所后,万黎对我说道:“看他们的样子,你别指望他们会帮你把钱包找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啊?这里我不熟啊,莫名其妙被个女的抢了钱包走,我也是倒霉够了。”我心累到。

    万黎想了想后说道:“我有个同学是住附近的,我让他过来问问。”便说便给那个同学打电话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