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谁跟你来日?”

    陆寒亭不屑的反驳,在唐韵转身的时候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。

    闻言,转身的唐韵脚步一顿,黝黑的眸子泛起强烈的恨意,她侧眸狠狠瞪了一眼林甜和唐心。

    她们走着瞧!

    唐韵离去后,唐心的唇角微微翘起,目光平静的看着坐的笔直的林甜两口子。

    “陆寒亭?”

    “咳,我这不是……怕暴露韩云吗?”

    陆寒亭尴尬的解释。

    边解释边看向自己媳妇,希望她能帮他说两句话。

    谁知——

    “我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林甜强势甩锅,打的陆寒亭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神情认真的林甜:“你还是我亲媳妇吗?”

    在两人解释的时候,林芳秀放下筷子,眸子亮起,紧紧的盯着对面的林甜:“你是传说中的那个活菩萨?”

    “活菩萨?”

    唐心的注意力成功被转移。

    她就听贺言曾经提起过,说之前跟陆寒亭有一次要一起出任务,结果这哥们儿平地摔断了腿。

    “对,京城人都传陆二少的媳妇是活菩萨。”

    林芳秀点头,跟着唐心解释:“陆寒亭是命衰体质,在家里还好些,出门必摔,含有血光之灾;听说,后来娶了媳妇后,不仅不摔了,还转运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林芳秀剪短的解释,在场的三人的嘴角都抽搐的不行。

    陆寒亭命衰唐心听说过,林甜的体质——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是锦鲤吧?”

    唐心蓦然出声。

    林甜与唐心对视:“时代的。”

    她笑容中,多了一些复杂。

    唐心知道,应该是前世发生了些什么,不然她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时代锦鲤的气运……

    “大佬,我要抱大腿,先借我点儿财运吧!”

    唐心夸张的表情让林甜噗嗤一笑,眼底的复杂消退殆尽。

    “你一点儿都不怀疑?”

    陆寒亭惊讶的看着唐心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他可是嗤之以鼻的。

    犹记得当初他媳妇在他出任务前,一脸郑重的跟他说“要拜我一下吗?”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记得还冷嘲热讽了一顿,后来尝到甜头,出个门都要拜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啊,为啥要怀疑?你这么衰的人都不摔跤了,我有什么好怀疑的?”

    唐心笑眯眯的解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俩人也真的是绝配。

    一个运气衰到爆表,一个运气好到让人膜拜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儿嫉妒你。”

    唐心幽幽的凝视着陆寒亭,幽怨的目光让陆寒亭吓得一个激灵,他忙抓住林甜的手臂:“这是我媳妇。”

    不同于几个人的拌嘴,林芳秀整个人都处于亢奋状态。

    刚刚这位活菩萨可是进了她租的店,以后的生意,真的不用愁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刚刚她在店里会说那句话。

    “不对,你是陆家人?”

    唐心才反应过来,自己这是跟‘敌对’的陆家人交好了?

    她警惕的模样让陆寒亭心底咯噔一下,想起来京城时唐心跟他说的话,他忙解释:“我跟那个陆家人可不一样,我是主家的,她是分支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主家的就不是陆家人了?”

    唐心眯着眼磨牙,她拿他当朋友,结果这人居然是仇人的族内人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