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江千禾应道:“好的,我明天亲自给他送去,向他道谢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辰寒哥送吧!”南宫叶玫身后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,她转身看见邹轻羽从一楼的洗手间出来,不由有点诧异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,邹轻羽被那个导演李方华骗到乡下殴打得遍体鳞伤,南宫叶玫在中心医院见到了伤痕累累沉默不语的她,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倒底有没有被姓李的强 暴。

    后来南宫叶玫没有再看见她,只是听厉金鸣说,邹轻羽出院后一直呆在家里,几乎足不出户,没想到今天她会来到厉宅。

    江千禾说:“那就轻羽送吧,我弄好炖菜,你送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南宫叶玫皱了皱眉,她不知道邹轻羽想给苏辰寒送饭是什么意思,不会想和苏辰寒重新开始吧?

    如果苏辰寒还是单身,邹轻羽去送饭倒也没什么,但他现在身边有了一个云儿……

    厉金鸣注意到了南宫叶玫皱眉的动作,心里不由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因为当初邹轻羽弄丢传传的事,厉金鸣一直觉得愧对叶玫,这几个月都不好意思见她,现在见叶玫皱眉,以为她还不愿意原谅邹轻羽。

    轻羽毕竟是她的亲生女儿,不管以前有多不听话,这几个月她把自己关在家里,也让厉金鸣心疼。

    她来到南宫叶玫身边,低声说:“轻羽昨天听说传传回来了,过来抱着传传大哭了一场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叶玫的心里震了一下,她有点明白了,为什么几个月足不出户的邹轻羽会突然来到厉宅,看来,传传的失踪才是她真正的心结啊!

    厉金鸣又说:“传传的事,轻羽已经知道错了,她以前最喜欢往这边跑,喜欢和她舅母玩,这几个月她没脸来这边,每天只能呆在家里,我看着她沉默寡言的样子,真担心她抑郁……叶玫,希望你能原谅她。”

    南宫叶玫说:“姑妈,这件事早就过去了,现在传传也回来了,我不会再怪轻羽,你叫她来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叶玫。”厉金鸣又感动又内疚地说。

    邹轻羽没有过来和南宫叶玫打招呼,她跟着几个孩子玩去了。

    南宫叶玫暗暗打量她,几个月没见,邹轻羽消瘦了很多,脸色有些苍白,没有化妆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南宫叶玫也不喜欢化妆的缘故,她觉得,素面朝天的邹轻羽似乎比以前漂亮了。

    除了打扮,邹轻羽其他方面变化也很大,带孩子很有耐心,也有了责任感,全程紧紧盯着孩子,每当孩子追逐着从厉牧年夫妇身边跑过时,她就紧张地拉住说:“不要撞到祖爷和祖祖了!”

    从这里可以看出,她不像以前那样只会关注自己的事,也开始关心家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一直避着南宫叶玫,不和她说话。

    叶玫觉得邹轻羽可能是不好意思,她也不计较,只在心里叹息,希望轻羽给苏辰寒送饭的时候,不要影响到苏辰寒和云儿的关系,毕竟云儿已经怀上苏辰寒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南宫叶玫告辞。

    江千禾说:“你就在这边住吧,我好好给你补一补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南宫叶玫撒了个谎:“我怀着这个孩子后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