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最后唐心是被撑得走不回去,住在陆家的。

    “妈,你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故意把她撑够呛,然后留在陆家的。”

    陆寒亭坐在沙发上,看着已经关上的,唐心居住的屋子的房门,对他妈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陆夫人被她儿子说的无辜,她其实就是想唐心多吃些。

    这些年吃得苦都慢慢补回来,没想到一下子给夹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,她吃的那么少。”

    陆家的几口人坐在客厅,盯着唐心和贺言住的屋子叹气。

    都知道要循序渐进,可自己从小养到大的孩子,被接走的时候,不仅没有被好好抚养,更是被人拐卖。

    作为家长,陆夫人和陆父的心底,自然是很难受的。

    “我当初就说,不该让云沁把她带走。”

    提起云沁,陆二叔的声音中就带着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那个外甥女,不听话就算了,还给自己母亲带回来那么大的灾难。

    最过分的是,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能弄丢!

    “那是她的女儿,谁有权利说不?”

    “当初放在陆家的时候,她怎么没说是她的女儿?”

    底下几个人一直在争吵。

    而楼上的贺言则是站在房门口,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妻子,眸底闪过一丝复杂。

    如果楼下的人说的都是真的,那么他妻子的身世,到底会有多复杂?

    翌日

    唐心起来的时候,陆家的人已经坐在下面开始聊天。

    “各位早~”

    唐心打着哈欠从楼上走下来,一眼就看到坐在一旁的贺言,她脚步轻快的走到贺言跟前,坐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唐心一坐下,他的手就落在了她的腰上,开始为她按摩。

    自然的模样叫陆夫人和陆寒枫的妻子侧目,眼底都流露出惊讶。

    似乎没料到,贺言的性子瞧着冷,居然会这么照顾他媳妇。

    “你们感情真好。”

    陆寒枫的媳妇,由衷的感叹。

    他这个动作其实就是心疼唐心怀孕来回走路不方便,她现在身子沉,有时就会腰疼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唐心点了点头,唇角扬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没有过多的语言修饰和赞美,她眉宇间的幸福,就是对贺言对她态度最好的诠释。

    “现在月份小,以后你到六个月的时候,下半身会开始浮肿,我那时候心情还不好,总是跟她们爸爸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陆寒枫的媳妇唇角扬起一抹笑意,似是想到了怀孕时的甜蜜事情,眸底的笑意闪烁着女子幸福时才有会有的眼神。

    唐心歪歪头,看了一眼身旁的贺言。

    果然看到他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和微皱的眉心,她甚至都怀疑,如果现在孩子能流掉,他可能都会毫不犹豫的把打掉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已经够担心了,你就别吓唬他了。”

    唐心笑开,对着陆寒枫的妻子笑道。

    贺言对唐心的态度,自然也落进陆家几个长辈的眼中。

    可能当初没有在陆家长大是个遗憾,却也不能说唐心是全然不幸的。

    至少,她的另一半,确实值得她托付终身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小两口关系倒是好。”

    陆二少哈哈一笑,拿起茶杯抿了一口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