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陆寒亭跟着父亲和哥哥来到陆明雨别墅的时候,他的别墅内正响着女子的惨叫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看向自己哥哥,发现他眉头都没皱一下,跟着自己父亲向前走。

    陆寒亭见此,只能跟上。

    “陆明雨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被众多男子蹂躏在其中的女人凄厉的惨叫,身上布满血痕,蓝色的衬衫此时也变得湿漉漉的,红色的血液和白色的液体交织在衬衫上。

    陆明雨一直维持着刚刚的坐姿,手上拿着茶杯,丝毫没有受到女子的影响。

    不为所动的模样让女子眼底癫狂的恨意变得更浓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!?”

    “奇怪,不是你先对我下手的吗?”

    陆明雨歪头,黑色的眸底蕴藏着黑色的风暴,仿佛时刻都能将人吞噬掉一般。

    他最讨厌自己手下的人违背自己的意愿做事。

    陆明雨的瞥着女子,嘴角蓦然挂起一抹残忍的笑意:“你要记住,我养你是因为当初你答应了我的交易,你现在反悔,自然要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人心啊,总是不容易满足。

    当初来他身边的时候,他就已经说得很清楚,不能违背他做出任何过界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破坏了交易规则,自然要付出该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闻言,女子没了声音,忽而想起那年冬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孩与眼前的男子交叠在一起,让她一时间分不清是她把他想的太美好,还是——

    她想要的,超越了他的底限。

    ‘咔哒——’

    别墅的门被推开,站在门口的保镖下意识就要出手,却被三人的军装震慑到。

    能穿军装过来的,自然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。

    “哟,还挺热闹。”

    陆寒亭目不斜视的走向沙发,看也不看另一边的几个男子和女子。

    见到有人来,女子灰蒙的眼眸瞬间变得晶亮,仿佛找到了新的突破点。

    她的眸子落在自门口进来的三位身姿挺拔,身穿军装的三位男子身上,尤其是见到三人的面容时,她才知道,原来,是她眼界太窄。

    只以为,天下只有一个陆明雨。

    不知道,天外有天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,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虚弱的求救没有换来几个男子的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他们来之前已经将事情调查清楚,也拿到女子的照片;况且,他们觉得能待在陆明雨别墅的女人,能是什么好东西?

    早在进门的时候,父子三人就已经将陆明雨的别墅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当然也没错过女子身上穿的衣服和她们此时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陆明雨,你的手很长嘛。”

    陆寒亭一个箭步冲上去,一脚踹在了陆明雨的胸口,将他踹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陆明雨闷哼一声,皱着眉心看着面前的陆寒亭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缓了缓语气,站起身,与陆寒亭对视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见过面,但陆寒亭的照片陆明雨还是见过几次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几位来我这里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即便对方是本家,他也不会犯贱的,在人家踹了自己一脚之后,脸上还能挤出笑容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