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经过查证,身上中了三枪,其中后面两枪是致命伤,当场身亡。

    不到半天,梁玉龙两个下属也在附近发现了尸体。

    经过警方各方查证,三人因为内部产生激斗,内讧身亡。

    舒歌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梁玉龙死了?

    可傅南霆说的是他落网了啊……

    或许是看见自己这几天身子还没康复,他不想多跟自己说这种血腥的事吧。

    不过,西南毒枭首脑死了这么大的事,电视上居然都没播报新闻,好像有点儿不合理啊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,就是有人不准这消息放出来。

    难道也是傅南霆?

    依他的脾气性子,既然不想跟自己说这事儿,不愿意让自己看见这新闻,将梁玉龙的死讯彻底封杀,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她又看一眼那则新闻,呼吸微起伏。

    不过,真的想不到梁玉龙死了。

    这样,也难怪他说西南帮那边再不会找自己麻烦了……。

    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正这时,病房的门被叩了一下。

    打破她的沉思,一抬头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保镖拉开门恭敬道:“舒小姐,您堂姐舒倾舞小姐来了,得知您受伤了,特意过来看您,让她进来吗?”

    舒歌一顿,点点头:“嗯,麻烦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舒倾舞抱着一束花,拎着一个水果篮对保镖道谢后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看见身穿病服的舒歌,便变了脸,忙走近床边:“小歌,你到底怎么回事……打电话给你,听小婶婶说什么,你做新闻惹到了黑社会,被人报复……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舒歌微微一笑:“没事了。工作嘛,总是要遇到一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手一抬,请堂姐坐下来。

    舒倾舞见她似乎安然无恙,这才面容放松了几分,坐下来:

    “小歌,其实你这样的名校新闻生,长得也漂亮,外形优,何必非得做记者,可以去做主持人啊,主播之类的,既优雅,又不像记者那么做的胆颤心惊,更不会被人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堂姐的好意,我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舒倾舞知道她这番礼貌而客气的话背后其实是婉拒,也知道她的心性,不大喜欢别人干涉自己的事儿,也就干干一笑:“倒也是,我多虑了……其实有三爷的保护,还有你又这么聪明,做什么都不怕。”

    舒歌听她提起三爷,莫名心思一动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舒倾舞,她与傅南霆闹过别扭。

    也可能是网上那些说她和舒倾舞争宠的言论,还没忘记。

    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敏感。

    每次和舒倾舞见面,说话,舒倾舞几乎都要提起傅南霆。

    ……希望是自己多心了吧。

    她没说什么,只轻声转移话题:“麻烦堂姐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次受伤,你不也来看我了吗?你太客气了,小歌。我们是堂姐妹,身上流着一个家族的血脉,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这么生疏。不会是你还介意网上那些议论吧?”舒倾舞小心翼翼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这事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舒倾舞见她说得云淡风轻,似乎也没什么太多话要对自己说,也就抿抿唇,拿了个水果:

    “小歌,要不我去给你洗个水果吃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