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傅南霆轻侃:“‘外挂’都知道,看来元首大人宝刀未老,心态还算年轻。”

    楚修止气笑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傅南霆整理了一下仪容,也快步下了楼,走出别墅,开车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夏婉淑一大早天还没亮就要舒柏言陪自己来了医院,看望女儿。

    看见苏醒的小歌面色红润,没有大碍,才总算送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会儿正给舒歌喂自己亲自熬的热乎乎的稀粥。

    舒歌吃了几口,就觉得饱了。

    夏婉淑又一勺伸过去:“不行,再吃几口,多吃才能补充体力,快点恢复元气……你啊你,真是,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不跟妈说,你只是做新闻的,又不是警察,更不是军人,干嘛拿命去拼,去暗访那些黑社会?等你身体痊愈,我看我不能再让你做这一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舒歌朝哥眨巴了一下眼。

    舒柏言及时说:“妈,你慢点,喂这么快,小歌没冻死,也得被你噎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打岔!我还没说你呢,你早就知道你妹妹暗访那些毒枭的事,却还瞒着我!也不阻止!你是个男人,工作狂点儿不要紧,可你妹妹是个女孩子家啊!你就不能劝劝她,让她别这么玩命吗?”夏婉淑又换了个炮轰对象。

    兄妹交换了一个无奈又生无可恋的眼神。

    幸好这时,门被敲了一下,开了。

    傅南霆走了进来,目光落在醒了的小女人身上,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舒柏言立刻拉起妈:“妈,妹妹还得住几天院。我们先去给她买点日常用品吧。”

    夏婉淑知道舒歌也要很多话要对傅南霆说,没说什么,和儿子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病房内只剩两人,空气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舒歌便一下子坐起来,扑到了走近的男人怀里,死死抱住他窄腰,呢喃:“你去哪了,怎么才来看我呀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心疼地弯下腰,坐在床沿边,将她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不过见她抱着自己的力气还算大,知道她身子真的没什么,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却还是问:“今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有的话,一定要跟医生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摇摇头,“就是有点小小的咳嗽,其他还好。”

    他从医生那边了解过。

    她除了肺部有点感染,染上了点轻微肺炎,其他倒是没大碍。

    只疼溺地将她鼻头轻轻一蹭,见桌子上还放着大半碗没喝完的粥,端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妈刚逼我喝,你又逼我啊。我真的不想喝了。”

    小女人弓起双膝,用被子遮住自己,朝后面缩。

    却抵不住他长臂一伸,轻而易举将她捞了过来,复卷入怀抱。

    “不吃饭怎么恢复体力。”

    勺子抵开她红唇,一勺吹温了的粥就滑入她口腔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点倒是和我妈一样,真够啰嗦。”她嘀咕着,又蜷住粉拳抵着他,不让他喂。

    啰嗦?他俊眉一挑,见她不情愿,又拿起夏婉淑榨的果汁。

    这次并没喂她,而是含了一口,直接便堵上她唇。

    舌尖一抵,强势又轻易地撬开两瓣软软嫩嫩的唇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