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一口一个小贝戋蹄子,饶是在好脾气的唐心,心底难免也有怒气。

    她前世虽然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人,也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,但她不生气不代表没有脾气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她觉得没有必要跟这种人置气,自己只要从事情上找回来就行了,谁知面前这个人,将她推下楼还敢指着她的鼻子骂。

    唐心眯了眯眼,微微一笑,眼底闪过一丝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王嫂子是不打算花医药费了?”

    她语气柔柔,可在场的人却听出了一种迫人的气势,尤其是与唐心对视的王嫂子,唐心危险的眼神让王嫂子心底一阵发虚。

    甚至有了害怕退缩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,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。”

    余光间看到王连长,王嫂子的底气又来了。

    自家男人在这里,谅她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。

    唐心转眸,将目光落在王连长身上:“王大哥怎么看?”

    贺言在一旁看着自己这个一向懦弱,甚至有时候大气都不敢喘的妻子,没有想到她今日居然迸发出了这样迫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钱都在你嫂子那里,你嫂子不说我……”

    王连长眼底略过侥幸,面上装着尴尬的笑。

    唐心闻言,动了动眉心,显然已经预料到了他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回眸对着李诚开口:“放了她。”

    她眸色森冷,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李诚张了张口,看向贺言,又看了看她:“嫂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你嫂子的吧。”

    贺言附和。

    他的赞同让唐心弯了弯眸,水眸盛满了笑意,她握住贺言的手:“我以后会学着厉害点的,不过我再厉害你也不能怕我知道吗?怕老婆的男人,没出息的。”

    王家不想给她医药费?

    那她就让他们从吐出那笔钱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贺言哪里听不出唐心在讽刺王连长没出息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王连长并不怕他媳妇,贺言依然赞同的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只有他王守成会护着媳妇?

    他贺言难道不会吗?

    李诚抿着唇,忍着大笑的冲动,努力维持嘴角的弧度不翘起的朗声道:“咳咳,还愣着干嘛,原告已经不告了,还不快放了王嫂子,晚一会儿,王连长回去跪搓衣板怎么办?动作麻利点儿!”

    王连长从刚刚唐心说‘怕老婆的男人没出息’的时候,脸色就不好了,如今李诚在这样说,他脸上的平静已经维持不住,带着怒气的眉眼让唐心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生气?

    憋着吧,现在发作,简直就是在跟贺言找揍。

    别问她为什么对贺言这么有信心,军衔摆着呢,打架不厉害,能做营长吗?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。”

    王嫂子冷哼一声,让唐心的眸色再次冷了一个度。

    唐心拉着贺言的袖口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王嫂子看着唐心的背影,啐了一口:“呸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。”

    敢报警,看她回去怎么收拾她。

    似是感受到王嫂子眼中的情绪,唐心回眸,对着她灿烂一笑,无声的对着王嫂子说着:走着瞧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