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我都跟你说了,这是我家的!”

    刺耳的女音让唐心蹙眉,她甩了甩头,迷蒙的双眼落在面前梳着低马尾,神色凶恶的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只见女子正紧紧的拉扯她手里的菜篮子,唐心下意识的就想躲开。

    “偷了我家的菜,还想躲?”

    女人尖锐的声音再次传来,唐心只觉眼前一花,紧接着头皮一痛,她的头发被女人紧紧的揪起。

    唐心想拉开女人的手,可她刚要有所动作,就觉得背后传来一股大力,让她的身体忍不住向前倾去。

    唐心看着推自己的女人,神色恼怒,可背后的痛感让她没办法分神去斥责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看着滚落下楼梯的唐心,眼底略过一丝慌乱,她急急忙忙从唐心甩下的菜篮子里拿出自己想要的菜就躲回了房中。

    唐心看着惊慌离去的女人,抬起手想要唤住对方,但刚刚抬起手便觉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大夫,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贺言看着床上双眸紧闭的女子,幽深的眼眸看不出任何喜怒。

    身穿白大褂的大夫收起自己的听诊器,对着贺言摇摇头:“楼梯不高,没有地方骨折,至于晕倒……过后可能要留院观察一下,看看会不会有脑震荡等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,大夫。”

    贺言送大夫出门,口中感谢。

    大夫微微一笑:“贺营长说的哪里的话。”

    贺言送大夫出门以后,病床上的人已经醒来了。

    唐心揉着疼痛的后脑勺,双眼迷茫的打量了一眼洁白的四周,白色的木门刷着白色的油漆,门口还有个印着红十字的白色门帘。

    看着装修很富有年代风格的周围,她不禁将询问的眼神落在门口穿着军绿色军装的贺言身上: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医院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沉稳有力,平淡中带着军人独有的冷峻严肃。

    唐心这才想起被人推到楼梯下面的事情,原来,那不是梦。

    她抬眸看向贺言:“是你救了我?”

    唐心的话让贺言眼色一沉,本就严肃的脸看着更加冷凝:“你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心张了张口,想说一句,我该认识你吗?

    可看到贺言难看的脸色,又迟疑了,她蹙眉又环视了一下四周,二十一世纪的医院装修不会这么简陋,而且器材不会这么陈旧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记得是谁把你推下楼梯的吗?”

    贺言没有错过唐心眼底的神色,她对四周很陌生。

    说到推自己的人,唐心的脸色也沉了几分,她轻声开口:“一个身穿蓝色衬衫,黑色裤子,长得……比较圆润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唐心没有说,还一脸的刻薄相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住在上楼梯的右手边。”

    贺言听着唐心的描述,眼底的阴沉越凝越多,本就不白的脸此时更是黑如锅底。

    他此时信了,面前这个女人真的不记得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好好休息,我去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唐心温顺的点头,目送着身穿军装的男子离开。

    当男子离开以后,唐心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,如果她没记错,这身军装是八几年的款式,2018年的军装款式并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==

    第一次尝试写一篇长篇,还有很多不足,但我会尽力学习,希望看本书的小可爱能够善待它。【本文背景架空,考究党慎入哈~】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