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朱澘被谢涵的淡定搞糊涂了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知情还是不知情?

    若是知情的话她会如何应对呢?

    不光朱澘,秦氏也在想这个问题,她们两个倒是都清楚谢涵身边有一个丫鬟曾经在一个郎中家,也就是杜廉家住过几个月,可几个月的时间能学到些什么?

    再说了,那些药都被分散下到了菜里,几乎没什么异味,又有她和王氏等人亲自陪着吃下去,谢涵还能怀疑什么?

    退一步说,就算她知道菜里有毒,顶不济到了餐桌上她不吃,难道她还能端着菜出了顾家去找皇上检测不成?

    顾家也不会让她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秦氏又略略心宽了些,她倒是要看看谢涵到底是如何把这些菜吃下去的。

    可朱澘怎么办呢?

    朱澘是决计不能吃这些菜的,她还得替顾家开枝散叶呢,顾家的家业是决计不能交代庶子手里的。

    “大孙媳啊,你去跟你婆婆说一声,就说客人该入席了,让她一块来陪陪你谢家祖母吧。”秦氏脑子一转,也想到了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这?”朱澘见秦氏又打发她离开,颇有点纠结起来。

    一方面她想阻止这件事发生,她怕万一偷鸡不成蚀把米,就像当年的沈岚一样;可另一方面她又不想做的太明显了给谢涵把柄,她想要的是不动声色地去化解这次危机。

    想到化解,朱澘想到了婆婆朱氏,她目今才是定国公府的当家主母,她在顾家这么多年,想必她会有什么好法子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于是,朱澘向大家告了罪,急匆匆出去了。

    秦氏见朱澘出去了,便命王氏张罗着请大家去偏听用膳,谢涵给司画使了个眼色,司画刚走到门口,门外又有了动静,说是宫里来人了。

    秦氏一听宫里来人,身子一软,刚站起来的身子又瘫倒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不过在见到来人是王平和周太医时,压在秦氏胸口的大石头顿觉不见了,她很快坐正了,和王平、周太医问起好来。

    “回老夫人,皇上听赵王世子说老夫人近来身上有些不爽,特地打发周太医来瞧瞧。”王平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身多谢皇上惦着了,既如此,劳烦周太医了,不过此处有些嘈杂,还请周太医移步。”秦氏说道。

    秦氏为的自然不是看病,而是想从周太医嘴里打听点内幕,她想知道周太医所谓何来,有些事情还得商量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周太医看了看满屋子的人,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丫鬟婆子立刻上前扶着秦氏去了东边的屋子,周太医也低头跟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有一盏茶的时间,秦氏才一脸笑意地陪着周太医出来了。

    谁知就在大家送王平和周太医离开时,院子里突然闹腾起来,尖叫声夹杂着狗叫声,紧接着便有一个丫鬟进来说一个小太监手里抱着的狗突然下地了,正追着人跑呢。

    “狗,什么狗?”秦氏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