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李诚看向耳根微红的唐心,脸色的怒意消了几分,多了促狭的笑意:“哦,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他还不知道吗?

    两个人之前的关系,可谓是相敬如‘冰’,没想到他媳妇摔了一跤,关系近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心微窘的往贺言身旁靠了靠。

    她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谁都不认识,纵然有原身的记忆,可她来到这里接触的第一个人,就是这个名义上的丈夫。

    他看着很冷,性子耿直寡淡,没有幽默细胞,可他细心可靠。

    所以,潜意识里,唐心也将他划为了自己人,也就下意识向他靠近了几分。

    李诚见唐心这个样子,他有心再逗弄一下唐心,但迫于贺言眼神的压力,这才正了脸色说起正事儿:“那个嫂子不承认,虽然作闹的时候被我强硬的态度吓住了,可刚刚王连长过去的时候,她又闹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连长又护着,他没法子,只能来找贺言。

    “我们跟你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按照原身的记忆,唐心知道,如果今天贺言不去,恐怕警察局今天晚上都会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唐心拉了身旁的贺言一下,贺言眉心不赞同的目光与她不经意的撞上,看着他的眼睛,唐心恍然。

    他怕她又对自己下手,她连忙表示自己决心:“放心吧,刚刚的事我不会再干了。”

    她刚刚也是傻,对自己下手这么狠,现在她也十分的后悔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得到唐心的保证,贺言这才松口,开车跟着贺言去了警察局。

    到了警察局,远远的唐心就听到了王嫂子作闹的声音:“我告诉你们,贺言那两口子就是污蔑,那小贝戋蹄子是自己摔下去的,老娘亲眼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唐心眸色冷了几分,更让贺言身上的气压彻底变成零下。

    他长腿一伸,跨进李诚的办公室,看到王连长坐在一旁喝茶,王嫂子正在地上撒泼。

    “王连长,家不宁,如何治兵?”

    贺言本就清冷的嗓音此时在唐心的耳中,更是冷成了冰碴子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落在一旁喝茶水的王连长身上,抿了抿唇,低头佯装虚弱的忍住笑意。

    王连长没有想到李诚会把贺言弄来,他眼底极快的闪过不满,但很快就换上了笑脸:“贺营长,你这话就眼中了,而且,你嫂子胆小,她第一次来警察局被吓得情绪不稳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王大哥,我刚刚在家门口被你家嫂子推的时候,也吓了好大一跳,我们家贺言可是安抚了我好一会儿呢?不然,我可能也会像嫂子一样情绪不稳了。”

    唐心挂起一抹病弱的笑容,一双水眸定定的落在贺言身上。

    贺言弯了弯唇,显然,那句我们家贺言对他很是受用。

    “王连长,医药费可是凑齐了?”

    贺言的话让王连长两口子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来这里不应该是镇场子,吓唬他媳妇的吗?怎么跑来要钱来了?

    王连长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,最后还是他媳妇腾的站了起来,指着唐心怒骂:“小贝戋蹄子,我告诉你,我就是死在警察局,也不会给你一分钱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