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贺言看到唐心的动作,眉心一蹙,他眼底闪过不赞同:“你刚刚不是装的,是自己把伤口用破了?”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声音有多低沉,含着怒气的眼神让他周身散发着一股迫人的气压。

    唐心这才知道,军人的气场不只是小说中描写的那样,尤其是上过战场的人,无形中给人的压力叫她一个弱女子真的无法顶住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?”

    唐心呐呐的样子让贺言的脸色缓和了几分,他沉着脸走到卧室拿出一件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”

    唐心抬头望他。

    贺言看着她已经泛出血迹的纱布,心底压下的怒气再次攀升,语气比之前又沉了几个度:“去医院,伤口破了。”

    主要他还是怕伤口会感染,一个女孩子的脸上出现疤痕,多少都会自卑一些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小妹小的时候脸上破了一块,都会大哭,闹着会毁容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唐心摸了一下纱布,发现确实湿了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手指,发现已经猩红的血迹,她一阵无言。

    有些后悔对自己下手那么狠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心脸上的懊悔让贺言的眸色暖了几分,他手上的动作也就轻柔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扶她站起,拿出钥匙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唐心才反应过来:“等下用药用最好的,然后都算在对门个恶婆娘身上。”

    一想自己是为了医药费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,心底的不乐意更重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贺言眼底闪过笑意。

    都摔破了脑袋,还有时间去考虑把药费算在别人头上,看来摔这一次,脑袋灵光了不少。

    两个人来到医院的时候,刚好有护士有空,立马给她换了纱布。

    “怎么照顾病患的,不知道她这个伤口很容易感染吗?”

    护士边换纱布,边埋怨贺言。

    贺言从来没有哪次跟今天一样,觉得自己这么委屈,之前在病房里就被冤枉了一次,这次又是……

    他不禁将目光放在唐心脸上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唐心扯出一抹笑脸,眼中闪过心虚。

    “好了,回去之后不要洗脸,用手帕擦脸,记得别再把伤口弄开了,不然真的要落疤了。”

    护士的行为让唐心的心暖了暖,这个时候的人,还是很淳朴的。

    不似后世那般,势利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唐心由衷的感谢。

    护士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:“嗨,又不是什么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唐心跟着贺言出了医院,就要回去,不想在门口看到了穿着警服的李诚。

    李诚老远看到唐心和贺言,连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贺言蹙眉,看到李诚略带怒气的神色,也猜到了多半是对门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诚看了唐心一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唐心会意的就要上车,却被贺言拉住了手腕:“没事,你嫂子又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唐心不知道他说句话的时候,是怀着什么心情的,可她觉得她被撩了一下,心跳忍不住加快了几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