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唐心制作这些护肤水不仅是用来送礼,还是用来卖的。

    本来玫瑰水用的水是纯净水,但现在没有纯净水,她要是用蒸馏瓶做,又太耗时间,白开水已经煮沸,里面的杂质细菌也已经杀除,自然是代替纯净水的另一选择。

    她拿出几个事先买来的小瓶子,一个瓶子装了七天的量才盖上。

    自制的化妆品虽然安全无添加,但不好的地方就是保质期短,而且现在冰箱并不常见,所以她每次只卖七天的量。

    量少不贵,玫瑰水的效果又极好,自然是会吸引不少女子的目光。

    唐心这次做了二十小瓶的玫瑰水,剩余的都被她装进另一个大一点的瓶子里,准备等到晚上分出来,一瓶用来试用,一瓶滴入一滴泉水自己用。

    “你做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贺言当然不会傻到觉得她会把这些小瓶的玫瑰水都送给张嫂子。

    但这么多……难道是拿来卖的?

    看到贺言迟疑的神色,唐心弯了弯唇:“你不是猜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身子还没好,等下我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了反倒不好。”

    唐心打断贺言的话,他是军人,如果去卖很容易让竞争对手举报他投机倒把,她不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——

    “你不懂得功效,也不知道用法,怎么卖?”

    唐心拿出一个小瓶子放在一边,又把其余的东西收拾好,将自己的瓶瓶罐罐洗干净都放进一个不大的盒子里。

    这个盒子之前是放衣服的,唐心怕这些东西落了不干净的东西,就在里面铺了一层塑料袋好放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看唐心宝贝的样子,贺言眼中划过探究。

    总觉得自己的小妻子自从摔下楼以后,就犹如一块正在打磨雕琢的美玉,每次他看一眼,就会多一点惊人眼球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去隔壁张嫂子家。”

    收拾好东西,唐心拿过之前放在一旁的小瓶子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打开房门,就看到对面的王嫂子从楼下上楼,她嘴角乌青,眼角还有些红肿。

    听到楼上的开门声,她下意识的抬头看,就看到了头上绑着纱布的唐心。

    见到唐心,她心中一怒,就要开口大骂,却听唐心冷淡的横着她:“我劝你最好闭紧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唐心的眼神落在她家的门上,唇角泛起冷笑,径直向张嫂子家走去。

    目送着唐心的背影,王嫂子啐了一口:“呸!”

    王守成之前打她的时候就警告过她,最近给他老实点,再去招惹唐心,立马让她收拾东西滚回娘家。

    贺言那天的气势明显是想将她拆了,只不过在警察局门口,身旁又人多,这才罢休。

    她也看到了她家王守成身上的那个脚印,紫红紫红的,可见那一脚有多用力。

    如果踢在她的身上,恐怕她要十天半个月起不来床,因为王守成的警告和贺言的狠劲,王嫂子这才老实了几天,没有去跟唐心闹腾。

    “嫂子,在家吗?”

    唐心敲响张嫂子家的房门,将遇到王嫂子的事情抛在脑后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位三十多岁,梳着跟贺言一样的寸头,身着白色衬衫,军绿色军裤的男子打开了房门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