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唐心闻言,心底不住的冷哼,不过面上不显。

    她眼中流露出黯然,随后挤出一抹微笑:“贺言,警局那边……不交医疗费会不会不放人?”

    王连长一听,只觉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他如果再听不出来唐心话里的意思,他就是傻的了。

    这小娘皮倒是想的美,不给钱不放人?

    贺言帮她理了一下额角的碎发:“没事的,王连长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的不讲道理,那他也有不讲道理的手段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贺言敛下眼底的冷色,语气与平常无二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两个,王大哥是那样的人吗?我这就去跟邻居他们借借,看能凑出来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王连长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唐心暗爽,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一家子都是奇葩。

    唐心拉了贺言的衣服一下,对着他温和的开口:“你记得把医院的单子给王大哥看看,再加上这次的,一并算一下,都是邻居,零头啥的就别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连长一听,只觉胃里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这娘们儿说的好听,这么在意邻里关系,就别要医疗费啊,抹个零头儿好像自己多善解人意一样。

    王连长气得牙痒痒,又没办法说啥。

    他能说啥?

    人家媳妇都这么虚弱了,老公和警察还在旁边看到是他家婆娘推的,他有什么不满都得憋着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休息,我晚点在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王连长僵着笑脸,从兜里拿出十块钱放在了杨木打造的茶几上:“这是你嫂子给我的下个月的零用钱,你先拿着,买些治头疼的药,我再去凑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王连长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唐心,等着她说客气话。

    谁知,这次说话的却是贺言。

    “谢过王连长了,我把医药费算好以后会把总额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贺言修长的手指落在茶几上,将桌子上叠的抽抽巴巴的十块钱放在了自己军装左胸口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王连长的视线一直跟随着贺言的手,直到那十块钱消失在他的视野当中。

    唐心看着王连长的动作,心底一阵鄙夷。

    感觉到贺言和唐心的目光越来越怪异,王连长知道自己看那钱的时间太久了,尴尬的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失去的十块钱,王连长就觉得一阵肉痛。

    唐心目光微冷的目送着王连长,脸上笑的十分得体:“王大哥有空过来坐坐,医疗费不急的。”

    贺言含笑睨了唐心一眼,起身送王连长。

    许是贺言自身的气场比王连长要强,王连长在面对贺言的时候,总是带着几分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不用送了。”

    “送送吧。”

    唐心接话。

    从刚刚她就看出来,这个王连长比较畏惧贺言。

    她从后面打量着贺言的背影,仔细的瞅了一会儿,也没发现哪里叫人害怕。

    “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贺言回眸,对上唐心若有所思的目光,询问出声。

    唐心收回目光,轻轻的揉了一下被自己使劲戳了的额头:“没什么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