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唐心觉得,贺言绝对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就在唐心满心弄花的时候,一个‘好’字打的她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好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有还是没有?

    唐心放下了花,不自然的对他开口:“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,饭我做好了,你洗洗手,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贺言已经做好饭,让唐心比较意外:“良家煮夫啊。”

    她忍不住感叹。

    本去端菜的贺言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,眼底带着疑惑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总觉得,自己的小妻子自从摔下楼,性格变得就奇奇怪怪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吃过饭之后,贺言识趣的收拾起碗筷,准备刷碗,而唐心则是到厨房找了一个干净的盆,把放在地上的花拿出来开始撕花瓣。

    大一点的花瓣她放在盆里,小一点的就会留在花骨朵上,准备晒干,枝叶被她剪去放在一旁。

    贺言刷完碗之后,发现唐心还有洋甘菊没有摘,他就擦了擦手走到了唐心面前:“我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问她弄这些做什么,他觉得,她如果想说他不问也会说,她如果不想说,他怎么问都不会说。

    “你下午没有训练吗?”

    唐心手里拿着最后一朵玫瑰花,疑惑的询问。

    虽然说着话,但她的眼睛一直盯着贺言手里的洋甘菊,生怕他弄坏了她的花瓣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身体不好,领导没有给我太多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贺言解释。

    唐心这才恍然,她指着刚刚放在沙发上的瓶瓶罐罐开口:“你帮我把那些都刷一下吧,记得小心点,别弄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言放下手里的花,拎起袋子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错过唐心在刚刚他拿起花的时候,紧张的模样。就好像他拿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生怕他弄坏。

    唐心让贺言去刷蒸馏瓶之类的,就是怕他撕不好花瓣,又怕撕的时候用力过大,捻到花瓣,所以才把他打发走。

    当然,他是好心她知道,所以她才没直说怕他弄坏她的花。

    不多时,唐心撕好了花瓣,贺言也刚巧将袋子里的东西刷完。

    看着奇形怪状的瓶子,他目露疑惑:“这瓶子都是做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“这些,都是做实验的瓶子,我记得我以前看到人做过,就想自己尝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唐心跟他解释。

    她当然得说以前遇到过,不然,他肯定会怀疑她。

    到时候再查出她是重生的,说不定就会被他当做怪物送去科研院,研究解剖她。

    贺言点点头,敛下眼中的暗色。

    “你身体还没好,就等过两天好了再做吧。”

    他关心的话让唐心弯起唇角,她摇头:“这不是还有你吗?”

    她仰起头看着贺言,两人的视线不期然的撞在一起。贺言从她的眼眸中仿佛看到了星光,让他心跳不正常的加快。

    那句‘不是还有你吗’让他耳根微红,他不自然的别过头轻咳一声:“那你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烧点开水吧。”

    贺言转身时,没有看到唐心眼底的狡黠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落在贺言挺拔的背影上,忽然想,就这么跟他过下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