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唐心把饭盒重新放好,出了卧室,看到系着围裙依然挡不住他俊朗之姿的贺言,眼神变得幽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贺言将面条放好,疑惑的看着一脸幽怨的唐心询问。

    唐心心中一囧,她能说刚刚她因为贺言长得太好看,所以心里不乐意了吗?

    说了估计贺言会以为她是个蛇精病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唐心摇头否认。

    贺言深深的看了一眼唐心,心底闪过一丝担忧:莫不是刚刚被王嫂子推了那一下被推傻了?

    唐心接过贺言递过来的面条,想起来警察局里的王嫂子,追问道:“这件事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对上唐心担心的表情,贺言答得干脆。

    先动手的是王嫂子,殴打伤者本身影响就十分恶劣,唐心还手也是正当防卫。

    况且,刚刚他可没错过唐心说的‘从前’。

    见贺言的神情不似作假,唐心这才放下心:“她以前没少抢咱家的菜,你记得多要点医疗费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头上有伤,刚刚被王嫂子一推,自然要‘严重’许多。

    ‘扣扣——’

    就在两个人吃饭的空档,门口响起了敲门声,唐心眼眸一转,将碗里的面条都倒在了贺言碗中。

    贺言就要斥责她,却见她将她用的碗塞了起来,将桌子上的锅碗瓢盆都放回了锅台上,拉着他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她迅速的躺在床上对着贺言道:“你先喂我一口,再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贺言眼底划过无奈,她这些动作无非就是要装的十分严重。

    他拿起筷子喂了她一口,才放下碗筷去开门。

    刚刚唐心其实是想要自己吃一口,让贺言去开门的,可是想到后世电视剧里演的当兵的都有侦查能力。

    她自己放的位置肯定跟贺言放的不大一样,为了逼真些,她更是使劲揉了一下额头,痛的她脸都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额头上也分泌出细密的汗水,看上去非常虚弱,丝毫没有了刚刚藏碗筷的生龙活虎的劲儿。

    贺言走到门口,打开房门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贺营长。”

    “王连长。”

    贺言颔首,等着王连长的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此时过来,无非就是想要知道事情的过程,再有一个就是让他们不要告他媳妇。

    二者必有其一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王连长看着面色平静,看不出喜怒的贺言,搓了搓手,眼神不住的往贺言身后瞟。

    贺言见他这个样子,侧身将房门开大了些:“进屋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

    王连长忙喜得点头。

    他刚从部队回来,听说自己家婆娘被警察带走,说是推贺营长的媳妇下楼,今天还在警察面前殴打唐心,证据确凿,性质恶劣。

    无法,他只能厚着脸皮来贺言家里探探口风,看看能不能让贺言出面将他媳妇带回来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贺言带着王连长来到客厅,给他倒了杯水坐在了他的旁边。

    王连长有些踌躇,伸头想要看看唐心在家做什么,不想透过门缝看到唐心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被你媳妇又推一下头撞在门框上了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