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张嫂子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又见她小心怀里的东西,只得将她的花抱起,免得被人压到。

    她暖心的动作让唐心忍不住对她扬起笑脸:“我这东西有用的,等明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神秘秘的。”

    张嫂子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颠簸了一路,唐心回到家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散架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东西多,张嫂子帮她把东西送到门口,才回家去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一会儿来我家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张嫂子今天帮了大忙,唐心觉得应该请她吃饭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今天老张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唐心恍然,张政委跟贺言不一样,贺言基本上十天半个月不露一次面,张政委跟张嫂子感情很好,不会去队里吃饭的。

    去了的话,基本上都是张嫂子回家。

    在她分神的时候,只觉怀里的东西正在脱离,她下意识的抱紧看向对面,发现贺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对面,张嫂子放在地上的花也被他拿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贺言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看到张嫂子消失在门口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低沉的嗓音带着询问。

    唐心抱紧怀里的东西开口:“想张政委夫妻感情真好。”

    她无意识的话让贺言眸色加深了几分:“恩,你买的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唐心头也不回的从贺言旁边进了屋,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瓶瓶罐罐拿出来,挨个欣赏。

    现在的东西还不齐全,所以她就买了一些能够代替后世化学工具的东西,这些东西制作简单的护肤品还是可以用的。

    等到以后有经费了,她就去定制一套。

    贺言看了一眼怀里的一大束花,就要放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别,给我!”

    见贺言要把花放在角落,唐心连忙起身接过,放在了桌子的下面:“这个花我下午要用,放在角落我怕忘了。”

    唐心没有料到,她买这么多花回来,贺言连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那盆小小的芦荟,唐心把它放在了屋子的角落,等它大一些就给它换一个花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生气?”

    禁不住好奇,唐心询问出声。

    贺言墨色的瞳孔落在唐心身上:“你最近身子弱,想要什么跟我说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些花都不算贵,虽然说买这些没有用,但能让她心情好点身子也好的快些。

    他答非所问的话让唐心蹙了蹙眉:“行,我有需要就告诉你。对了,今早对门把医药费送来了,你下午拿去还债吧。这么多钱,恐怕你自己兜里的也不够,肯定有借的成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唐心絮絮叨叨的话让贺言眉宇间多了几分柔和、

    贺言每个月有六十块的津贴,除去给每个月给家里寄一半,二十块是给唐心的,他自己只有十块钱。

    就算他不怎么花,也很难有一百多块。

    毕竟他以前没做营长的时候,津贴基本不会自己留着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钱还够用吗?不够的话,我这里还有些。”

    唐心客气的说着。

    但她,真的只是跟贺言客气一下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