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人家这么关心她,她还因为一个外人的眼神对他产生不满,着实有点不地道。

    唐心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贺言见她不像说谎的样子,这才转过头看向李诚:“你带两个人跟我去一趟大院吧,你嫂子是被推下楼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原来跟贺言是一个部队的,后来因为他母亲觉得当兵的很危险,他父亲就是当兵的,就让李诚转业,做了警察。

    所以李诚跟贺言是比较熟悉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固然惊讶,但李诚知道这件事拖得越久越不好处理,只等处理过后,再问贺言军区大院怎么会有素质这么差的家属。

    唐心坐着贺言的吉普,后面跟着李诚带着人开的警车,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军区大院。

    警车鸣笛的声音让众家属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到门口观看,好奇警察今天怎么过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的眸光看到头部绑着纱布下车的唐心时,才恍然。

    这不是贺营长家里的那位吗?

    “听说贺营长家里的被人滚下楼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我还去看了,一地的血,可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滚下楼了,警察来了,肯定是被推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家属聚在楼下叽叽喳喳的议论着。

    因为唐心没有原身的记忆,所以是由贺言引路。

    贺言带着唐心来到两个人居住的楼层:“你先回家里休息,我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唐心温顺的点头,可还是忍不住去门口看着贺言高大的身躯逐渐靠近对门,他伸出手右手敲响了对面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谁呀!”

    屋子内响起了不耐烦的女音,熟悉的嗓音让唐心差点激动的开口:就是她推的!

    好在她忍住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对面军绿色的房门打开,露出里面身材矮胖,面容蜡黄却难掩刻薄的中年女人。

    “贺营长啊,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看到贺言的时候,王嫂子眼中闪过慌乱的神色,她强做镇定的堆出笑脸。

    殊不知,她的笑脸更加给人感觉她心虚。

    贺言墨色的瞳孔落在王嫂子身上,他一言不发的伸出手臂,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拉出房门。

    “贺言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王嫂子平时在家作威作福惯了,被贺言毫不留情的提溜出屋子,大嗓门瞬间打开。

    贺言随手将她家的房门‘碰’的一声关上。

    王嫂子就要破口大骂,可触及到贺言压迫感十足的双眸时,到了嘴边的骂人的话瞬间梗在了喉咙里,愣是没骂出口。

    她憋了口气,有些畏惧贺言,可王嫂子平日里就不是吃亏的性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,当了营长就可以随便提溜人出来欺负?”

    说话时,王嫂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只因贺言的眼神太过吓人,好似要吃了她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附近的警察,贺言的妻子报警称是你推她下楼,你现在要跟我们走一趟,协助调查。”

    李诚走到王嫂子面前亮出自己的警察证件,面色冷峻。

    王嫂子这才明白,唐心醒过来了,还报警了!

    “那个小贝戋人,居然报警污蔑我!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贺言眼神一暗,就要上前一步,吓得王嫂子紧忙躲在了李诚后面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