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言打开门走进去的时候,只听到卧室的门‘哐当——’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唐心负气的动作让贺言眉头拧的更严重了,他走到门口沉声道:“开门!”

    含着怒气的声音激起了唐心的逆反心理,她咬牙反驳:“不开!”

    “再说一遍,开门!”

    “不开!”

    唐心的话让贺言眸底闪过怒气,他抬起修长的腿,‘哐——’的一声,卧室的门便被他踹开。

    唐心没有料到他会直接踹门,看到脸上带着怒气的他,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心想这货不会是想要家暴吧?

    贺言看到吓得闭上眼睛的唐心,到嘴边训斥的话,被他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起身,拉着她的手臂将她带起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,我告诉你,家暴是要犯法的!”

    贺言没有想到,刚刚触碰到她的手臂,她就开始尖叫。

    双手挥舞的时候还不小心打到了他的下巴,他俊脸一黑,怒斥出声:“你在不老实,我就家暴一个给你看看!”

    一听贺言的话,唐心果然老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暗暗撇唇:“你刚刚不就是想要家暴吗?”

    她又不傻,刚刚他那踹门的劲儿,分明就是想要揍死她。

    贺言深吸了口气,没有继续说话,他怕再说下去真的会忍不住揍她。

    他伸出两只手,架着她的两个胳肢窝走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唐心长得不算矮,一米六,但在一米八五的贺言面前,可以说是个小矮人了,再加上本身原身瘦弱,贺言轻轻松松就把她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感觉到身体的失重感,唐心忍不住踢动着双腿,大叫出声。

    本被唐心气得胃抽搐的贺言看到她此时的动作,怒气悄悄减了大半,眼底略过无奈的笑意,但还是板着脸将她放在了角落。

    “给我站好了,立正!”

    唐心:……

    太过分了,她都多大了,居然让她站墙角!

    “姓贺的,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她气红了脸。

    贺言看着小脸怒气腾腾的唐心,只觉下fu一紧,幽深的眸子眯了眯眼,危险的凑近她几分:“你信不信我还有更欺负人的?”

    察觉到危险的气息,唐心决定识时务一些,她扬起下颌固执的开口:“反正我没错!”

    “哪里没错了?”

    自己受着伤,还打架,也不怕把自己的伤口再弄的裂开。

    贺言一想到她刚刚苍白着脸倒下的时候,他的心就仿佛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揪住,疼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该等我回来,我来教训她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唐心狐疑的看了他一眼,琢磨了一下,她脸上的怒气也消了一点:“你是男的,打人说出去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伤,刚刚如果不是我及时过来,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?”

    贺言想到王嫂子张牙舞爪的嘴脸,脸上阴郁的怒意更浓。

    唐心摇摇头:“不会的,我算计好了你来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虽然刚刚她看似吃了亏,其实真正吃亏的是王嫂子。

    王嫂子刚刚被她捏了一下手腕,其实捏的那里是穴位,现在看着是没多大的事,但时间越久她的手腕就会越痛。

    直到失去力气。

    她前世虽然不是正规的医生,但美容医师也带个医字,穴位她还是懂的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